冒充女军官骗婚骗财,骗子终究露出原型
发布日期:2016-08-13     来源:凤凰网

“贱人!还在那里得瑟!”

“啪”的一记响亮的耳光,响彻法庭,也惊呆了所有人。

这记耳光,是受害人席和旁听席的两个年轻姐妹的见面礼,去年5月和7月,她们的家庭被“李惠”先后诈骗了共24万元。

坐在被告席上,曾经的“女军官李惠”也被这记耳光扇懵了。

8月12日,熊小妹(自报名)冒充“女军官李惠”招摇撞骗、诈骗案在昆明市盘龙区法院一审公开开庭。

“这些年,除了她是假的,她身边的人都是真的,包括军人、律师、记者等。她似乎越来越认为,自己是个真实的女军人,入戏太深难以自拔。”该案受害方律师、认识“李惠”5年的朱孝顶说。

熊小妹冒充“女军官李惠”,一身军装。

她的往事

没有户口、没有身份证,她向警方和检方自报姓名为熊小妹。

“我有两个同母异父的哥哥,最大的哥哥姓沈,小点的姓孙,我姓熊。”熊小妹说,她母亲最后带着孙姓的哥哥改嫁给熊姓的男人,“后来生了我。”

在她的记忆中,出生地在四川叙永县的农村,生父是靠挖煤矿为生。当这个家庭的日子稍微得到改善时,生父被查出了肺癌

“9岁那年,母亲带着两个哥哥离开了我和父亲。”熊小妹陪生父走过了最后的岁月,她的头低了下去,带着哭腔说,“差不多两三年之后,我父亲死了,家里的房子也塌了。”

她说自己从小不是“黑户”,曾在叙永县的龙凤小学读到二年级。

母亲的出走,父亲的病逝,熊小妹沦落街头,“谁家有饭就去谁家吃,我是吃百家饭长大的。”

和这个女人后来多次交往过的人对上游新闻-重庆晨报记者说,她经常自豪地说自己是吃百家饭长大的,“是她父亲从小锻炼的,听多了我们都烦了。”

在这个后来虚构的事实中,熊小妹常把这个故事当成一种励志和磨练。

在现实中,熊小妹首次接触到军人是在她十三四岁时,她流落到四川一个机场附近,被可怜她的地勤女军人收养过一年,随着女军人工作的调动,她再次流落街头。

在南下打工潮的影响中,熊小妹流浪到了广东的深圳等地,“年龄小就做黑工,一个月最多只能挣几十块钱;左手上的疤痕,就是洗盘子时受伤留下的。”

打工女熊小妹和“女军官李惠”

从广东到长沙,昔日靠打黑工的熊小妹变成了精品店的老板娘。

她的精品店开在岳麓区的大学城附近。

除了生意,她还认识了一个几乎差点结婚的男人,“我在湖南时谈过一个男朋友,就是因为我没有身份证,婚也没结成。”

“黑户”成了拦路虎,“上不了户口,没有身份证连火车都坐不了。”

在庭审上,说到“黑户”,熊小妹有些气急败坏和抱怨,“我也是个人,无论有没有身份,都要生存,没有身份总不能让我去死吧”。

她尽可能的在回避身份认同的问题,视线转移到了网络上,除了和网友聊天,由于曾被女军官收留的经历她也爱看关于军人的新闻。

“李惠”的“军官证”。

“我在网上听说办军官证可以坐火车,还能坐飞机。”于是,2009年,熊小妹解决了一直解决不了的“难题”,通过在网上办假证,她摇身一变成了“李惠”——一个有上尉军衔的女军官。

后来一直穿在身上的07式女军服,包括姓名牌、级别资历章、军衔等,都是她在网上购买的。

多名“李惠”的同行者向上游新闻-重庆晨报记者证实,“李惠”常拿着假军官证乘坐高铁和飞机,畅通无阻。

除了自己穿军装,她甚至还送了一套男式军装给一位朋友,法庭调查时,她说,“他原来当过兵退役前还是老款的军装,我就送了他一套做个纪念,他不知道是从网上买的。”

“李惠”的爱情,假身份拿下真博士

“黑户”的问题解决后,熊小妹这个被喊了20多年的名字逐渐被“李惠”替代。

2009年,尚在湖南开精品店的“李惠”,结识了博士洪先生。

“她身边的人都是真的军人,介绍给我认识的每个人都是真实的”,洪先生说,因此自己也没有任何怀疑。

“李惠”的真实身份已不再是只读过两年书的农村人,而是变成了国防科技大学计算机科学专业博士,而且还是双博士,工作是“研究卫星轨道”。

不仅洪先生没识别出她的假象,甚至连同是毕业于国防科技大学的朱孝顶律师也被认了“师兄”,“很多细节都对得上,甚至连她提到学校东门有好多小吃这种细节也是对的。”

博士、上校女军官、副参谋长,还有一个少将养父。如此赫赫家世,是“李惠”一直对外的强调。

事后调查显示,“李惠”给出的这位养父的地址,是她根据自己了解的军事常识虚构的。

2013年3月底,中央某机关副处长的洪先生和“李惠”在江西老家举办了婚礼

“李惠”称为了跟洪先生在一起,她跟家里闹翻。结婚当天,也只有几位同母异父的哥哥前来参加,养父母一家自然从未出现。

“我们说好婚礼后及时领取结婚证,但李惠屡屡以单位领导出差等各种原因还没在结婚申请上签字为由,至今都没有办理结婚登记。”洪先生说。

“李惠”朋友圈截图。

北京某小区的洪先生住所,作为两人婚后所用。

就在这处住所,李惠会邀请一些朋友和熟人做客;洪先生参加社交活动时也会带上“李惠”。“在他们家的墙上,挂着很多李惠穿女军装的照片,你根本看不出来她是假的。”一位当事人说。

婚后的日子,“李惠”总是能和洪先生一样6点起床后去上班。

根据上游新闻-重庆晨报记者事后调查,“李惠”没有去“研究卫星轨道”,而是到三里屯研究酸辣粉,“到北京后,最早是在三里屯开了家酸辣粉店,后来担心被洪先生碰着,就去餐饮店内厨做小时工。”

“李惠”直言其自2009年后,基本没有收入来源,靠借钱和行骗。

洪先生称,其发小还给“李惠”投过资,不过后来投资失败,“李惠”还是把亏损的钱补偿给了对方。但是,洪先生在获悉自己妻子的真相后,在北京报警,称为此损失了几十万。

豪爽“女军官”广交好友,喝酒很行

“李惠”跟朋友的相处采取的是“快捷模式”,多名接受上游新闻-重庆晨报记者采访的人士都给出了同一个印象:豪爽。

朱孝顶律师说,他是通过一个平时特别靠谱的朋友介绍认识“李惠”的,“那哥们一年下来跟我说了七八回,说有个国防科技大学的师妹要认识我。”

朱孝顶说“李惠”性格泼辣,见面会来一个大大的拥抱,“都让我们这些比较保守的人有点接受不了”。

“李惠”还很有爱心和仗义,诸如常参加一些公益募捐活动,在一起患儿烧伤事件中,她捐钱和衣物,还满口承诺利用关系,“打个招呼”给儿童安排较好的医院,但此事并未付诸实施。

“她说话,并没得高学历者的文雅,经常说‘他妈的’,她本来就挺豪爽,所以我们倒没有多想。”这也是大家认为其“豪爽”的因素之一。

“李惠”的酒量不错,也好喝酒,每逢聚会必定带领大家喝,有人不喝或者喝少了,她会当场不高兴,“监督”别人喝。

在“李惠”的朋友圈中,不仅有律师,有官员,有军人,还有记者。

“李惠”朋友圈截图。

朋友圈晒工作晒身份,大家都信了

“李惠”的微信圈的内容停留在了2015年8月12日,次日在昆明被警方抓捕归案。

上游新闻-重庆晨报记者看到,“李惠”的朋友圈不仅晒幸福,还经常晒工作,晒身份。

“她接触的人比较多,现在想,她的目的就是一个,强调她的虚假是真实的。”知情人士称。

“李惠”朋友圈截图。

她偶尔也会“故意发现错误”,例如,军装的标识弄错她发了一个文配图:“还能更二一点么?丢人丢大发了,胸牌跟姓名牌挂反了还穿的如此自在,要不是有人提醒穿一天都不会有人发现。”;有时还感慨:“迷迷糊糊的一天,姓名牌都没挂。”

不过,“李惠”也有“犯二”之际。

2014年腊月二十八,“李惠”在KTV因拍照问题和对方发生冲突,她用啤酒瓶砸人后背。

在派出所里,“李惠”只拿出了一张军官证,并不提供身份证。

让洪先生和朋友都没有想到的是:民警竟然把洪先生称为“李惠”的前夫。警方说你没身份证让你老公拿结婚证也行,“李惠”当即说他们离了婚。

因为事情不大,“李惠”走出派出所后跟洪先生和朋友解释:是自己向将军养父求助,让其出面,才被顺利放出来。

多重角色扮演者,自己入了戏

“李惠”有5部手机,常常进行多角色扮演:母亲、追求者、朋友等。

“李惠”朋友圈截图。

“李惠”的微信世界里,有不少“追求者”,她常常在朋友面前有意无意谈起他们,说有人愿意给自己几十万元买车,并时常适时地出现献殷勤。

不过,上游新闻-重庆晨报记者事后调查显示,这些追求者都是她用自己不同的手机号注册的,都是根本不存在的虚拟人物,但她还用这些人去加入现有的朋友圈。

比如,“李惠”自称的闺蜜叫“杨鸯”,在朋友圈里的角色是武警女军官,性格泼辣,通常是想说啥就说,直来直去;相对而言,一个叫“李惠”的女人显得稍微成熟一点;一位男性追求者“儒沫”,虽然显得有些害羞,但时常“鼓起勇气”在大家面前表达对“李惠”的爱。

“杨鸯”、“儒沫”这样的角色常常轮番出现在微信群和朋友圈,并且一出现就热火朝天地聊起来,聊的内容也很简单,无外乎今天干了些啥,又要到哪里聚会。

相处得久了,现实中的朋友常会让李惠把这些人叫出来一起吃饭,“她总是说好好好,但我们从没见过真人”。

借钱后被查露马脚,军区门口遭抓

2015年5月,自称身份为总政治部营房管理局副参谋长的上校女军官“李惠”发朋友圈称要在丽江开会,约朋友一起“顺便在丽江玩一玩”,碍于情面朋友赶了过去,实则就是为其吃喝玩乐埋单。

在丽江,“李惠”还在客栈结识了姜兵(化名),一见如故,很快成了好朋友。

两个月之后,“李惠”再次到云南“开会”,还接洽临沧的一家园林绿化公司,称有项目给对方。

“李惠”到云南后发朋友圈,称住在某单位,出来办事“被晒惨了”,这条朋友圈引起姜兵的注意,并从丽江赶到昆明。

这时,园林绿化公司还专门给李惠配备了司机和车辆,也确实曾到省军区门口接她,但从未进去过。

“李惠”煞有其事地给园林绿化公司开出了一个200万元的项目空头支票,公司也准备好现金准备随时出手接盘。但她始终没有给对方图纸、方案等资料,这200万元钱始终未打款。

8月,“李惠”回请姜兵吃饭,她说父亲在临沧出了意外,急用钱,五万块钱的医疗费,自己仓促之间拿不出这些钱,想跟姜兵周转一下。“五万块钱够不?”姜兵多了一句嘴,“那就六万吧”,“李惠”当即安排司机出去取钱,并让其放在车里。

钱借出去后,姜兵感觉不太放心,就委托部队的朋友查询“李惠”的信息:军官证编号北第地7682126,总政营房管理局副参谋长等,结果发现“李惠”的军官证是假的,李军官证上的单位查无此人。

大吃一惊的姜兵报警,被抓时,“李惠”在省军区门口,还在约姜兵出来玩。

挨打后,“李惠”被带去验伤。

终于不用再骗了,人也轻松了不少

被捕后,“李惠”再也遮掩不过去,交代了自己的真实身份熊小妹。

落网整整一年后的8月12日,熊小妹冒充军人招摇撞骗、诈骗案在昆明市盘龙区法院一审公开开庭。

而据上游新闻-重庆晨报记者了解,被熊小妹以“女军官李惠”身份骗取钱财的受害者超过10人,金额总额超过70万。借口常常是家人生病、母亲安葬、进军校读书等。

“终于不用再骗了,人也轻松了不少。”熊小妹仰望着审判庭说。

友情链接:    >>> 更多链接 >>>

小草残疾人网 旗下网站   版权所有:兰草之恋  邮箱:957669492@qq.com

Copyright© 2010-2017 hunlian100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0224953号